顾耶

你这是饮鸩止渴!

方邰【一个人的信】

清水/BE/严重ooc/随笔大概
方木视角,无人称叙述
背景大概邰伟dead/died【?】
手癌产物,无剧情无脑【?】
吃我一刀片
新手上线

————刀片的分割线————

黑夜里的城市。
黑夜里的灯光。
就像这种不温不火。

锁好手机屏幕,"咔哒"一声,也锁好那个灿烂的傻逼的笑容。
头痛地翻开电脑,点开印有他名字的文件夹,看着不断闪烁的竖线,很烦躁。

"我好想你啊。"
"呐,真是奇怪。"
"怕是我没有勇气。"
"忘记你一点也不难。"
"拜托你。"
"别总让我想起你。"

还能做什么呢?
忘记了。沉沦了。撕开了。流泪了。

也许从他离开以后,这副皮囊就只为自己而活。努力变得凶恶,极力向别人张开狰狞的伤口。然而在黑夜里,却还是只剩一人的啜泣。
他的一颦一笑,他的呼吸,他的气味,他的体温,他的一切的一切,在那一声枪响后,都消失了。

现在是梦还是醒呢?

酒的气味,烟的气味。。。他的气味。

也许靠着窗会清醒一些吧。三十层的高度,质量和重力加速度,也许和着夜色,一切都会了无痕迹。但不能。他低语的最后一句话。

"活下去"

他说。" 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? "

历历在目。

不知道最后一个字敲了什么。麻木地保存,麻木地脱衣上床;习惯性地靠右侧拥抱,习惯性地嗅他的气味。

什么都没有了。

邰伟不在的第七十六天,写给傻逼的第七十六封信,想他。



评论(6)

热度(5)